席席历险记

糖扎,邵HC,左席席。
作者终于疯了。

  席卡内德失踪了。

  他行事一向放浪随意,消失个把几天再带着抓痕和酒气回来都是家常便饭,起初并没人在意这件事情。可适逢魔笛首演刚刚结束,剧院忙得不可开交。整整三周,无论是酒馆,赌场,还是普拉特公园都找不着他的踪影,终于连莫扎特也有些心忧。然而他消失之前的一切都再正常不过,首演大获成功,一群人快快活活喝得烂醉直到深夜,只除了……

  莫扎特猛然想起来,首演当晚大幕还未落下,席卡内德就凑到他耳边颇为下流地描绘着楼上包厢一位观众那“纤细又优美婀娜的腰肢”,他一抬头,正瞧见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大主教起身离去的背影。

  科洛雷多,他一下恐惧了起来。

  像科洛雷多这种阴险狠毒手握重权的大主教,说不定受人调戏一时恼怒,把席卡内德套上麻袋运到萨尔茨堡,毒打一顿之后就地神不知鬼不觉地埋了。莫扎特越想越多,越想越乱,只差在脑子里编出一幕歌剧来。他慌得不行,第二天就急匆匆赶往萨尔茨堡去拯救席卡内德的小命。

  主教宫他跑得轻车熟路,更何况他连科洛雷多的裸体都已然见过,再闯一次门毫无心理障碍。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惋惜的是,科洛雷多这回好好穿着衣服。他正伏在案边玩鸟,半长的卷发散在脸侧,整个人说不出的奇怪散漫,倒像一幅昳丽的美人图,叫莫扎特看了也忍不住一怔。

  然而这般美好如画的场面自然是短暂,大主教被闯进来的莫扎特吓了一跳,他手上一松,还没来得及恼怒,那只奇怪的小鸟就扯开嗓门大叫起来:

  “科洛雷多你是不是不行———”

  “还怪好玩的,”他神色如常,伸手熟练地捏住鸟嘴,“骂人骂了三个星期了,没带重样。我还当你'不再妥协'呢,又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莫扎特被大主教这般隐秘又变态的爱好惊呆了,一时竟忘了反回去刺他,也忘了自己来的正事。他呆愣了半天,鬼使神差地问道:

  “所以您到底行是不行?”

  阿科伯爵不在,大主教不得不纡尊降贵地亲自把他踢了出去。

  莫扎特被赶了出来,本打算愤怒地唱一首歌就走,好在他在最后的时刻想起了自己身负着拯救席卡内德的重任,在科洛雷多阳台下又叫又嚷,只差就要化身罗密欧。幸得萨尔茨堡的大主教宽慈仁厚,被吵得不厌其烦终于又派人来把他叫了上去。

  “不认识,不知道,没见过。”科洛雷多干脆利落地说,“若是每一个轻慢过我的人都要我费心去打压,我就别想做其他的事了。再说那样的话,第一个套上麻袋被活埋的就是你,莫扎特。”

  “好吧,”莫扎特勉强觉得还算有道理,“那这只骂人小鸟又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晓得您有这等喜好。”

  “你又了解我几分?”科洛雷多瞥了他一眼,“这只鹦鹉是我打维也纳回来的时候捡的,是个挺有趣的小家伙,还会唱魔笛的咏叹调呢……只是当着客人嘴巴不干净得很,你要不要唱一个?这可是作曲家本人莅临。”

  小鸟毫不客气地啄了他手指一下,科洛雷多白得石雕一样的手上登时现出一道红痕。莫扎特还当他要发火,谁知大主教对这小怪物宽容得很,只象征性地拍了拍鸟的脑袋,连情人间娇嗔的扭打也比他下手重得多。莫扎特站在那儿直觉着尴尬,像是自己打扰了什么似的。可他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席卡内德莫名的失踪,科洛雷多提到的时间,还有魔笛……

  他看着这鸟猴屁股一样的红脸蛋和那刺毛撅腚的神气样,突然福至心灵:

  “我知道了!这只死鸟就是席卡内德!”

  TBC



*席席是一只玄凤鹦鹉,大家可以自己搜图。
*【刺毛撅腚】这个神奇的词来自米总。

*HC撸鸟

评论 ( 9 )
热度 ( 52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