叽。

左ES/邵HC
只是今日份的无脑性幻想发泄。

席卡内德是一个绝不会放过享乐机会的人。
在维也纳,喜爱他的人会说他富有头脑又魅力非凡,厌恶他的人会说他放荡无耻又圆滑狡诈。于他来说,性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一项你情我愿的,人人都该享着快活的乐事。
但这可不意味着,操萨尔茨堡的大主教不会带给他成就感。
怎么会有人错过这样的妙人呢?他惊叹地想。科洛雷多初看来沉闷阴郁,在那些阴郁的灰烬下却埋着可以燃烧的热情。他身上带着那些“上流社会”特有的倨傲任性,却依然虔诚得卑微惶恐。席卡内德并不想去触及他复杂的内心,可即便是表象上浮起的涟漪也令人深深为之着迷。岁月并不曾对主教施以恩慈,但那些灰发和皱纹对他而言不过是最合宜的雕饰。他光裸坚实的腰背上常常能留下衣带束紧的红痕,需得一双情人的手好好安抚才能消退。他像每一个虔诚或不虔诚的大主教一般长于性事,知晓怎么取悦自己也知晓怎么垂怜他人。席卡内德自诩精通此道,也时常被主教经意或不经意的引诱迷得头昏脑涨,回过神来已经扣上那撒旦的小腿,一心只想把魔鬼送进地狱里去。
这可不行,席卡内德。他白日里快活得意得昏了头,深夜又暗暗地责备自己。你又不是毛头小子了,萨尔茨堡的大主教同别的美人又有什么天大的差别,叫你这么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若是叫相熟的人知道了,准能笑掉大牙。
他心事重重,辗转反侧,大主教却是早已睡熟了。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