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对话

匈罗朱。
我总是忍不住会在意提伯尔特和朱丽叶之间缺失的关系,这个片段是建立在他们两个拥有还算亲密的兄妹关系的一个不可能平行世界上。
舞会上的一见钟情仍然存在,但是之后的骚乱没有发生,也许提伯尔特被哪个讨厌鬼转移了注意力。



他从房里出来的时候,正巧遇见了朱丽叶。
"那是谁?"她一脸好奇地问。
"谁也不是。"提伯尔特佯装严厉地扫了他的表妹一眼,带上了门,掩住屋里人赤裸的背脊和火一样红的头发。
"跟我说说嘛,"朱丽叶把他堵在门口,"你不怎么经常带人回来的。"
"朱丽叶!"他惊叫了一声,又软下嗓子来说道:"一位淑女可不应当偷听这种事情。"
"一位淑女也不再是小孩子了,我觉得你清楚得很。"她提着裙子转了一圈,又靠过来搂住提伯尔特的腰,"所以跟我说说嘛。"
"你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妈妈和奶娘已经觉得我应该嫁人了!"朱丽叶夸张地翻了个白眼,"我十五岁了!当然会感兴趣……爱情!提伯尔特!爱情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也不清楚,"他抿着嘴生硬地回答,"而且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这可不是什么爱情——这是个从阳台爬上来的流氓,离他远点。"
"阳台!真大胆,我喜欢他。"朱丽叶一点也没理会他警告的眼神,她扭扭捏捏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咯咯地傻笑起来:
"我觉得我爱上一个人了。"
他盯着朱丽叶的眼睛看了半天,直到无法欺骗自己她不是认真的。
"我猜你说的不是帕里斯。"
"不是。"
"也不会是我了。"
"当然不是!"她有些不安地在提伯尔特的背后扭着手指,"我偷偷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他是个蒙太古。"
提伯尔特脸上的最后一丝表情也消失了。
"一个蒙太古,朱丽叶。"他一字一顿地说。
"天哪!我还以为你和他们会不同!你们都一样!"她猛地把提伯尔特甩开,气呼呼地揪住自己的头发,"一个蒙太古又怎么样?我爱他!爱情什么错也没有。"
"朱丽叶——"他跪在他最心爱的珍宝面前,握住她那易折的双肩,"你不明白,你一点儿也不明白!卡普莱特和蒙太古之间,除了恨之外所有事情都是错的。”
"我知道你爱上谁了,"她勇敢地说,"如果你可以爱她——那我也可以爱一个蒙太古。"
他的手指猛地收紧了。他猜自己确实弄疼了朱丽叶,尽管她什么也没说。
“爱情。”提伯尔特轻而缓慢地复述着这个奇怪的,伟大的,不讲道理的词。
“它除了痛苦什么也没有带给我。”
“而你,朱丽叶,爱上一个蒙太古不仅仅会带给你一个人痛苦,带给你们两个痛苦,它会折磨我们所有人。”
维罗纳已经是一个地狱了,而他的朱丽叶还如此热切地想要投身并抬高这烈焰。
“我不在乎,”朱丽叶,他天真又年轻的朱丽叶听起来是那样充满信心,“我从没有过这么奇妙的、美好的感觉!如果爱情会带来痛苦,那就让它来吧!”
她俯身吻了吻提伯尔特的头发,然后轻快地挣开他的臂膀。
"罗密欧。"
"那是他的名字,他叫罗密欧。"
她吐露那个名字的姿态是如此甜蜜而虔诚,让提伯尔特不由咀嚼出一阵畏惧的疼痛。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