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蓝

一条鱼。
微博@鹮流

珍珠项链

匈,扎主教小段子

他在科洛雷多的床头发现一串珍珠项链。
珍珠是淡淡的橘粉,大小合宜,光滑的面上泛着莹润又柔和的光,用雕着花纹的银扣扣在一起,叫人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这是谁留给您的?”他把那串珍珠扬起来,颇有些不满地叫道。
科洛雷多仍在案前书写他的信件,他远远地看不清莫扎特手里抓着的东西,不得不叹了口气举了烛火过来细瞧。
“我不知道。”他漫不经心地说,把那串项链重又丢回莫扎特手里。
彼时沃尔夫冈还十分年轻,年轻人的心总是火热又狭窄的,不晓得什么境界也不晓得什么分寸。他一想到科洛雷多牵着一位面目模糊的女子,用那些长而灵巧的手指解开项链的搭扣,又解开些别的东西,再做些叫人十分想入非非的事……嫉妒就旺盛地在心里烧了起来。
“您不知道?我听说,有些人为了能体面地和情人再会,就会在对方住处刻意遗落些珍贵的东西,好存着借口下回来取。不知道是哪位夫人对您这样上心,要施用此等计策,您若不知道,倒是怠慢人家啦!”
科洛雷多借着光瞧莫扎特脸上的表情,觉得既遭了冒犯又十分受用。他今日心情不错,乐意安抚这自负的小音乐家,便伸展了身子在莫扎特怀里半躺下来,着一只手草草拢了自己的头发,示意莫扎特把那项链给他戴上。
“怎么,你也要给我遗落些珍贵的东西,好借口再会吗?”
莫扎特呆了半刻,才反应过来主教是要指使他做什么,手忙脚乱地环住了科洛雷多的脖颈。
“我已经把最珍贵的东西给您了!”他不服气地反驳。
音乐家的双手在琴键上十分灵巧,在这样的小东西上倒是笨拙得很,费了几番劲才给拧好。直把那些珠子也染上掌心的温度,叫科洛雷多后颈的绒毛都麻麻地立了起来。大主教有些不耐烦地在莫扎特的大腿上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枕着,抬起眼睛打趣他:
“是你那些连皇帝也不配听的曲子?”
年轻人愤然瞪大了眼睛,在主教的唇上压下一个重重的吻。
“是我的爱!”

评论 ( 15 )
热度 ( 54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