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罗朱Tycutio】名声

匈罗朱,Mercutio/Tybalt,斜线随便有没有意义,反正作者不行。

  1
  “班伏里奥。”
  茂丘西奥懒洋洋地躺在房顶的瓦片上,随手抓了一个滚圆的黄杏掷向墙根底下。他坐起来,带着一脸神秘兮兮的兴奋看着他的朋友,树荫在他的脸上晃出杂乱的光斑。
  “你有没有听说过什么,提伯尔特的名声?”
  “最常和他打成一团的不是你吗?”班伏里奥一脸莫名地答道,把那个在他胸口摔得裂开了一道口的杏子塞进嘴里。
  “不是那种名声。”
  班伏里奥愣了一会儿,惊得挺直了身子。
  “不!天哪,茂丘西奥!你可真是放荡!”
  “多谢夸奖,”他毫不在意地收下了赞美,“你这个朋友怎么这样不顶用?不行,我得找几个姑娘问问去。”
  班伏里奥嗤之以鼻:“我怎么知道这个?再说,蒙太古的姑娘们可不会晓得提伯尔特的'名声'。”
  “那你实在什么也不懂,等着瞧吧。”
  他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从房檐的另一端跳下去跑了。

  2
  要茂丘西奥来说,这一切都归因于提伯尔特。事情的起源是一场极为乏味的街头斗殴。没人丢掉耳朵,也没人少几根指头,比一顿淡薄无味的午饭还要不值一提,只除了一件小小的,却不能不叫人在意的事情。
  他把提伯尔特推倒在一摊碎砖块上,牢牢架得对方张开的爪子挠不着他任何部位,身后好几个人甚至兴奋得吹起了口哨。卡普莱特家的小公猫一定新近受过伤,不然这件事绝不会如此轻易。
  “操你,小猫咪。”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提伯尔特趁着他不注意狠狠踢了他的腰腹挣脱开来,然后极为轻蔑又平静地说:
  “如果你有那个本事。”

  3
  茂丘西奥腰上的淤青如今已经褪成一片丑陋的深黄,而他还止不住在想这件事情。
  提伯尔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不过是说了一句打起架来再常见不过的脏话,这该死的坏猫做什么当真一样,模糊不清又欲拒还迎地回答他?
  “'有点粗暴',三份,其中两位说了'但是不坏',还有'是会喜欢痛一点的类型','大腿棒极了',啊哈,这一个倒跟别的有点冲突:'相当温柔'。说真的,班伏里奥,你猜猜这里有多少个是好心的蒙太古姑娘?”
  “你闭嘴!”班伏里奥恨不得拿石块砸死他。
  “男孩子之间的玩法姑娘们不知道,她们建议我去问问小彼得——可惜小彼得太害羞了,不愿意同我讲话。”
  班伏里奥什么也没听见,班伏里奥堵着自己的耳朵冲他吐口水。

  4
  实践出真知。
  一位哲人这么说过。
  于是茂丘西奥开始了他的实践——具体表现为大晚上翻进卡普莱特家里,拿吃净的桃核一下下地砸提伯尔特房间的窗户。在他的坚持不懈下——意思是说,大约砸了那么个十来次,把屋檐上的喜鹊都惊得气急败坏地飞跑了之后,提伯尔特终于出来了。
  “疯狗!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跑来这里惹事?”
  他声音压得很轻,想必是怕惊醒什么人,连带着那点气愤听起来也像是嗔怒。小猫看来是准备睡觉了,茂丘西奥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思乱想。他裹着件茂丘西奥从没见过的宽松长袍,“棒极了”的大腿有一半都白白露在外面。
  “我可什么事情都还没惹呢,”茂丘西奥故作无辜地张开双臂,“我来赴你……之前的邀约。”
  提伯尔特蹙着眉警惕地看他,一时弄不明白自己给他过哪门子的邀请。过了会儿大约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眉平直地捋开,嘴角垮出一个嘲笑。
  “你可真是放荡。”他冷冷地丢下一句,说完转身就回屋里去了。
  他留着阳台门没关,风把长长的纱帘从屋里吹出来,飘摇着叫茂丘西奥分不出这究竟是个陷阱或是邀请。

  5
  茂丘西奥十分谨慎,茂丘西奥走了。
  毫无疑问,这是不可能的。
  他怀疑提伯尔特在房里藏了十八个卡普莱特,只等着他一爬上去就嘲笑他。但转念一想,他若是不上去,恐怕十八个卡普莱特也会指指点点地笑他是个胆小鬼,明天一大早就把这丢人的消息散播出去。细细考量起来,总之是万万没有走到这一步还半途而退的道理。
  卡普莱特家的阳台低矮又布满花纹装饰,简直像是专为偷情而设,当真不知家里的长辈究竟在想些什么。茂丘西奥三两下就轻而易举地爬了上去,那些半透明的纱帘仍裹着风乱晃,叫他看不清屋内的情景,只悄然握紧了藏在身后的匕首。
  “所以你的淫乱名声确确实实,彼得欠我二十块。”他一只脚刚踏进去,紧紧贴在门边的提伯尔特就骤然开口,两只又大又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他果然是要取笑我!茂丘西奥愤愤然。谁成想提伯尔特这种无趣精也会同人打赌。好在房里并没有他所设想的十八个卡普莱特,茂丘西奥自诩单挑能有几分胜算。
  “不妨我把你捅死在这里,出去只说是天色太黑当作了闯进来的贼。”提伯尔特仍然瞪着那双亮亮的大眼睛,他笑起来活像只摁住了小鸟翅膀的醉猫。
  “还不晓得是谁会被捅呢,小……”
  他话还不曾说完,提伯尔特猛地倾身过来,拿什么东西在他手腕上用力一敲,痛得他当啷一下甩掉了匕首。
  他头发湿漉漉的,上面居然还有股花香味,茂丘西奥不敢置信地想。
  “我床上可不要见着这种东西,过来。”

  6
  茂丘西奥睡得正香,突然有人用力踢了他一脚。
  “天要亮了,你快出去,别让人瞧见。”
  提伯尔特的声音听起来黏糊糊的。
  茂丘西奥连眼都不愿意睁:
  “不要急嘛,你听见的只是夜莺的叫声。”
  提伯尔特沉默了一会儿,大约是真的认真在听。
  “狗屁,那是鸡。你赶快滚。”
  “我得洗个澡。”
  “院子里有水井。”
  “那衣服呢?”
  “在泥地里打滚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爱干净?快点。”
  提伯尔特又在踢他,茂丘西奥连滚带爬地从床上翻下来,回头看见提伯尔特在床上扭了扭,整张脸都压在枕头里。于是轻手轻脚地绕过自己丢了一地的衣服。
  他沿着墙根远离了卡普莱特的地盘,老远看见班伏里奥抱了兜桃子坐在树上啃。
  “你又上哪儿风流去了?卡萨诺瓦?”
  他张开双臂向班伏里奥炫耀自己新顺来的太过宽大的外套,在好友的骂声中咧开嘴笑了起来。
  提伯尔特总得为此再找他打上一架,不过他乐见其成。
  END

 

评论 ( 3 )
热度 ( 41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