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不清醒胡言乱语

套死神x麻少爷

“你到底为什么缠着我?”
“因为上帝让我遇见你了,而且你很迷人。”
“我以为你们不再相信上帝了。”
“诅咒也是信仰的一种方式嘛。”
“那也不是上帝让你遇见我的,是你那咬了你一口的老爸。”
“你能不提这件事吗?”男孩撅着嘴说,“我好不容易快忘掉它了。”
“好吧,那你想要谈什么?”
“就不能给我讲讲外面的事情吗?有趣的那种,特兰西瓦尼亚很无聊。父亲不喜欢我出门,自从……自从那之后。”
“如果那能让你安静一点的话,可以。有那么一位特别的女士。她很热情,很冷酷,有时候也很恼人,带着那么点可怕的固执!我期待最后的时刻……嗯,那是在维也纳。”
“维也纳!”他夸张地叫了起来,就好像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惊奇的词一样。“那一定是个美丽的地方。”
“也许吧,我不像人类一样看待美丽这个词。”
“你对我好冷淡,你对所有人都这么冷淡吗?还是说你不习惯被追求?”
“我习惯得很,你可不是个'人',赫伯特。”
“有什么分别?”
“有些人惧怕死亡,有些人迷恋死亡;有些人在我的怀抱里挣扎,有些人坦然接受我的亲吻。但是你不一样,你已经跨过那条界线了,赫伯特。你不再注定来到我身边,终将到来的死对你来说只是个无意义的词,你不应当再渴望我了。”
“当我,活着的时候,”赫伯特有些别扭地使用那个词,“我可没有'渴望'过你。”
“你有。”
这一次,死亡来了些兴趣,他看着赫伯特像看着一个无知的孩子。
“你只是忘记了,在某个夜晚令人惧怕又好奇的黑暗里,在冲向未知时血脉奔流一瞬间的冲动里,身为人的你自己是什么样的?生与死不是反面,我们紧密相连。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是糟糕的造物,没有死的生命是不存在的。”
如果死亡想摆脱烦人的吸血鬼的纠缠的话,那么他快要成功了。赫伯特不再摇晃,不再微笑了,只是死死地盯着他。
“你还记得那一天吗?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去想?因为我记得,我记得你怎样哭泣,怎样乞求,我记得你面朝着镜子因为你不敢看他的眼睛。我记得你说:'父亲,这很痛……',然后你看见我了,我也记得你最后活着的样子——”
“不要说了!”
赫伯特砸碎了点什么东西,但他不在意,死神更不会。
“我没忘记过,也没有一个吸血鬼会忘记身为人的日子,那比鲜血的味道还要清晰。我只是不知道如今应该怎么活着,一切都有趣又无聊,一成不变——我渴望真实的感受,也许我因为这个才喜欢你。”
他碎裂的情绪又平复了一点儿。
“或者因为你真的很迷人,但是你也真的很讨厌。”
也许小吸血鬼也不完全是像他想的那样,死神想。这一次他可能又错了那么点儿。
“我不该那么说的。”
“而且我也不想去恨父亲,恨太复杂了。”
“对不起。”
“不管怎么说,那都太过分啦,你嫌我烦可以直说,或者就走掉的。”
“我说了对不起了!你想去维也纳吗?”
小吸血鬼仍然瞪着他,看起来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天就要亮了。”他犹疑地指出。
“可以很快的。”死神柔声说,换上了他更擅长的引诱语调,“一眨眼,我们就会在霍夫堡了……或者美泉宫!又或者,想去看看歌剧院吗?”
“去见你那位特别的女士吗?”
他颇为神秘地盖上赫伯特的眼睛。
“只是去欣赏美景而已。现在,快想一个地方。”

评论
热度 ( 7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