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入坑中,沉迷德奥,墙头众多

【瑟巴】大恶魔与河谷王

最近新发芽的奇怪脑洞……

感觉考差了还来发糖的我真是甜甜的

快来夸我!!【滚

AL太少就不加进TAG骗人了

大家有喜欢就留个言嘛!留言才是我写作的动力!

   “所以,这就是我能找到的最早的关于恶魔的确切资料。”

    Aragorn Dunedain把一本看上去十分破旧的、发黄的旧书扔在桌上,书页里扑腾出一股灰尘,呛得坐在最靠近的地方的Elladan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那是什么?”他问,“史书还是什么玩意……看样子像个传记?”

“都不是,”Aragorn皱了皱鼻子,”一个行吟诗人写的诗集,毫无韵律、缺乏美感、驴头不对马嘴,我怀疑什么样的领主会想收留他……”他在兄长的眼神示意下停止了抱怨。“不过还是有那么点有价值的东西,我猜大约是2980年代的。”

“2980?”Elladan正翻着那本诗集,闻言惊讶地抬起头来,“你确定?这么早的年代,内容可靠?”

“诗本身很烂,”他又强调了一遍,似乎这种称呼是对这个单词的侮辱,“我从里面写到的一些人事大概确定了年份,它明确提到了诱惑和灵魂的交换等细节,所以我认为还是可以借鉴的。我做了标签……你自己读读看吧。”

他的兄长把那本书翻到夹着一张超速罚单的那一页:

 

大恶魔与河谷王

在遥远幽暗的密林里

有一个神秘的大恶魔

他邪恶,狡猾,却惊人美貌

他蛊惑人们的心智

许诺给他们珍宝

尽管他吹的天花乱坠

但夺走灵魂才是他的目标 

 

在那偏僻的小镇上

有一个孤独的弓箭手

他贫穷,勤劳,而又善良

他辛勤养育三个子女,终日操劳

却备受唾弃而非景仰

 

于是恶魔找上这个可怜人

向他许以富有和显要

然而弓箭手不为所动

感谢您 我的恶魔大人

然而我宁愿用双手亲自挣得荣耀

 

恶魔只得先行离开

然而却日夜窥探着弓箭手的心防

终有一日巨龙袭击了村庄

火光接天 人民溃逃

恶魔又抛出了他的诱饵

他能让一切恢复原状

只要你用灵魂做出补偿!

可他还是遭到了拒绝

弓箭手用机敏和意志

射穿了龙的胸膛

 

然而恶魔不会轻言放弃

他看穿人类饱受矮人的贪婪煎熬

如果将你甜美的灵魂先给我

我能从山下之王手中夺回属于你的宝藏

没想到这勇敢的人在谈判上一样英武

弓箭手变成了河谷王

 

河谷王重建了祖先的国度

人民载歌载舞 国家繁荣盛昌

美中不足的是恶魔仍夜夜骚扰

一会儿说战无不胜

一会儿说万世不亡

尊敬的恶魔大人啊

我愿意邀请您来杯美酒

可您的条件没一个能让我动摇

 

恶魔对他的盛情不屑一顾

说自己有更好的窖藏

他警告河谷王不要过于得意

因为总有一天男人会拜倒在他的衣袍

 

日子一天天过去

而河谷王一天天衰老

恶魔又出现在身旁

问他是否想念青春

当生机勃勃 身强力壮

难道我的国家不生机勃勃?

难道我的子嗣不身强力壮?

为何您至今还不放弃

承认吧 我的大人

你永远也猜不透我心中所想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关

人们发现河谷王沉睡在他的卧房

他嘴角噙着一丝微笑

身躯已僵硬冰凉

没人知道恶魔放出怎样的诱惑

也没人知道谁赢了那场灵魂的较量

 

天真的人们呐 望你们记牢

不要认为自己机智过人

也不要认为自己意志顽强

一旦你被恶魔缠上

不论输赢 都不会有好下场

当你看见金发碧眼的美人

请千万要绕道!

 

“所以这玩意到底告诉我们什么?”Elrohir——双胞胎中的另一个茫然地问道,“惹上恶魔没好事,这我们早就知道了啊。”

“或者是恶魔都是金发碧眼?”Elladan说,故意无视在座的年长猎人们的警告眼神,“又不是Annatar,怎么还走起美色惑人的路线了。”

“天哪,Scar Jo是个恶魔!”

“天哪,Chris Hemsworth*是个恶魔!”

“天哪,Aragorn的男朋友也是个恶魔!”

“够了!”Aragorn抄起那本书在他两个兄长的头上各打了一下,完全不担心这个古董很可能就此散架。“我先走了,Legolas今天回来早,我要去做饭。”他凶巴巴地说,“你们自己研究这首破诗说了什么吧。”

说完他就背起包走了,无视Gimli在他身后感叹他养父的发际线肯定又要因此后退。

 

==============================================

­­­­­­­­­­­­

这是一个宁静而又普通的夜晚,这个留着长长金发的男人正端坐在桌前专心致志地炒股,直到一封邮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From Legolas,

Aragorn的研究课题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这事我能再笑五百年哈哈哈哈

Ada你还记得自己追人追的这么怂吗哈哈哈哈

 

附件

    

他心平气和地读完了那首诗,觉得Legolas最近不是工作太少,就是谈恋爱谈的得意忘形,再不然就是纯粹的皮痒了。

正因为他处于这样绝对平静的心态中,所以没有注意到有人在他计划怎么把自己的儿子大卸八块挫骨扬灰时偷偷把他桌上的多卫宁换成了一杯牛奶,这种令人发指的行为终于让他爆发了。

“这什么玩意!Legolas500岁的时候就不喝这个了!”他高声抗议着,“这种愚蠢的儿童饮料是对我人格的侮——”

剩下的话被一个吻堵回了嘴里,显然对方知道怎么对付他这种色厉内荏的态度,这种小小的火苗只需要一点甜头就可以浇灭。

太闲了,Bard心想,果然炒股也没办法让Thranduil的生活变得充实起来,如果再不给他找点事做的话,他担心明天Thranduil就会以“影响市容”为由去把Durin家家主的胡子给烧了。看在维拉的份上,那可不是什么好画面。

“你在看什么?”他把脑袋搁在自己情人的肩膀上,微微眯起眼睛去看电脑屏幕,“大恶魔与河谷王……别告诉我这是……”

“没错,”Thranduil干脆,或者说破罐破摔地说,“我真好奇他们从哪里搞到这种细节。”

Bard用脑袋把他拱开一点以便看得更清楚,“我可不觉得,”他说,“谁‘拜倒在你的衣袍’了?我最多也就‘绊倒在你的衣袍’过,而且那都是你的错。”

“你的错,是你坚持要在王座上做的。”

“你的错,是你先踩到你那‘贵妇般的长裙’的。”

“你的错,摔下台阶的人不是我。”

“你的错,你应该在台阶上安上栏杆。”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这么没有审美,栏杆会完全破坏掉王座尊贵的气息……”

“那你也该在底下铺上垫子以防万一……”

他们的争吵最终仍旧以一个长长的吻结束,Thranduil把目光又投回到屏幕上。“‘你永远也猜不透我心中所想’?”他得意洋洋地重复了一遍,“我最后说了什么来着?”

“别得寸进尺,Thranduil……”

“我想不起来了……我到底说了什么?”

那个黑头发的男人有些好笑而又无奈地抱紧了他的情人,贴在他的唇边,呢喃着就仿佛那是最温柔的情话:

‘Come with me,’the demon said, ‘and we’ll be together FOREVER.’

彩蛋【伪

A:Legolas,喝牛奶

L:哦

* 觉得大家都知道但我还是说一下,Scar Jo是斯嘉丽约翰逊 CH是锤哥,个人觉得是属于比较大众审美的金发碧眼吧。

诗里的故事其实是这样的,大王和巴德两个人天天在一块唠嗑就喜欢上了,蠢蠢地双向暗恋,大王觉得他不答应肯定是不喜欢我那我先把他搞到手再说,巴德觉得他不喜欢我只想把我当收藏品我肯定不能答应,然后两个人就这么耗一辈子直到大王终于开窍告白 happy ending

现代背景是这样,叶子是个恶魔,人皇是个猎人,叶子虽然知道人皇是夯特但人皇不知道他知道,大王有点起疑心可叶子没跟他说

就这样吧 反正我也不会接着写了

评论(10)
热度(52)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