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入坑中,沉迷德奥,墙头众多

评《好色赋》【靖蔺】

看了 @白板鸦 的《好色赋》憋了一肚子感想,虽然语句不通但还是好想写评论,胡言乱语请见谅。

首先感谢 @垃圾君 太太的强力塞嘴,让我可以遇见这篇文。

几乎整个第一和第二章节我都读的漫不经心,不过是当一篇可有可无不好不坏的填料吃下去,直到我看到这里:


“我倒觉得他是个坦诚的人。”萧景琰忽然就在梅树下扯起一抹微笑来,“他刚才对我说那些话,眼里却写满:我是骗你的。如此真情真性,全无造作,可爱,风趣。”


 突然一个这样坦率的毫无遮拦的景琰就戳进我心里,那一瞬间觉得,有什么能阻止人爱上他呢?

再然后才开始细细看,发现太太的词句美的时候美如画卷,幽默的时候又俏皮如孩童。没有多少十分令人发笑的段落,但看完我却发现自己一直微笑着。


萧景琰提着一盏灯站在梅树旁,躺卧在树上的蔺晨正仰头吞下一口酒。


这样的画面,非要我来形容的话,大约是余生就这样走下也会很幸福。

以及这篇文章极合我心的一点,就是它的梅长苏。

作者笔下的梅长苏,在靖蔺里极少见的,让人看见的不再仅是一个忍辱负重、处处经营,一个堵上自己不多的时日复仇的谋士。他有喜怒哀乐,他有为景琰的担心和埋怨,有和蔺晨的笑骂,有江左盟美好的日常。

他看起来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在每一个明天里期待他们走向越来越多的幸福。

【加粗为原文章二及章六节选】【假装这是一篇长评】

评论(7)
热度(11)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