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E,死神x鲁道夫。


他梦见死神变成了一条蛇。

一条细软的,黯淡的鳞片闪着诡谲光芒的蛇,在他和父亲谈话时缓缓缠上他的手臂,又探入他的胸口。它时而前行时而停驻,鳞片在他身上刮蹭出令人难以忍受的刺痒。鲁道夫一动不动,只是乏味机械地回答父亲的疑问,好在忍耐负担他一向熟练。

然后做了什么?他不知道,梦境前行得曲折且不清晰。父亲消失了,他把紧束着喉咙的军服解开,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那条蛇就紧紧攀绕了上来,推离软骨压迫着他脆弱的喉管。他应当把它扯脱,应当呼救,可他什么也没做。

在这漫长的束缚之后——久到鲁道夫以为自己已经沉入冥河柔软的水里,死神终于松开了他。他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可这场戏弄显然还远未结束。蛇趁此探入他的口中,碾过他的舌头,冰凉细长的管状物挤压进食道。强烈的恶心和恐惧催使他抓住了死神,指甲卡在坚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鳞片里。然而一切无果,蛇仍在他眼前一点点前进,一点点没入,他不知道自己被深透到了哪里,也许这条该死的蛇打算就此把他贯穿——

然后他抓着自己的喉咙骤然惊醒。
“你梦见什么好玩的了?”
鲁道夫眨了眨眼,借着昏蒙的月光看见死神正倚在床头看他。
“什么东西好玩?”
他惊疑不定地反问,那股恶心的呕吐感仍挥之不去。
如今不再是蛇的死神手探进他的裤子里,再拿出来把什么黏糊糊的液体用食指划在他的脸上。
“嘶……!”
他打掉死神的手,猛地往后缩撞上了床板。
“什么也没有,是一条蛇。”
他听见死神低沉的笑声,揽住他后颈的胳臂像梦中的蛇一样冰凉,然后又这样睡着了。

评论
热度 ( 15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