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换

这天,朱丽叶和提伯尔特遭遇了一种神奇的魔法。

 

1 朱丽叶

朱丽叶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对提伯尔特的面容感到陌生了。

她试着操纵镜中的这张脸,在一颦一笑中找出一些她熟悉的痕迹。他们太久没有一起玩耍,提伯尔特在她未曾发觉的时候就不再是一个孩子。他长得太快,太开了。她的兄长已经是一个男人,要遵从母亲的要求去做朱丽叶不允许了解的事情。忧虑已爬上他的眉间,在他的眼下刻出深重的痕迹。

“别再打扮了!这么一大早的是想勾引哪个姑娘去?”彼得鲁乔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倚在门框上打趣她。“快走吧,都等着你呢。”
“干什么去?”
“干什么去?”小彼得嗤笑出声。“那帮蒙太古又来惹事情了。”


2 提伯尔特

他望着朱丽叶的双手。
他曾多少次握住这双柔软又坚定的手,又曾多少次不得不将其放开呢?提伯尔特轻缓地屈伸着指节,他一直都清楚他无法永远握紧朱丽叶,但这种失去仍然让他心痛。而终有一天——

“朱丽叶——”

“朱丽叶!”

提伯尔特从思虑里抬起头,猛然意识到如今这是在呼唤他。

“奶妈。”他轻声应到,少女明媚的声线仍令他不安。“怎么了?”

“哦……朱丽叶!!”奶娘扶着腰,面带责备地看着他,“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

提伯尔特希望自己脸上的困惑没有那么的明显。

“婚姻……男人……一个丈夫!快去看看吧,有人向你求婚来了!”奶娘把他搡到窗边,指给他看正和姑父谈话的男人:

“你会嫁给他……然后就会成为大人啦。”

尽管他并未意识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3 朱丽叶

她无法想象。

如此多的愤怒,狂热,和爆裂的火焰。她所熟知的提伯尔特要如何承受这一切呢?她对家族和蒙太古之间的仇恨并非一无所知,但却是第一次走出屋门让这仇恨的雨水浇灌她。不是斗争和流血使她恐惧,而是人们在彼此眼中熊熊燃烧的模样。

“亲王又怎么样……?等着吧,总有机会再好好治治他们。”

敏感的、寡言的提伯尔特是如何承受这一切的呢?

她找不到答案。

 

4 提伯尔特

无稽之谈。孩童的长大并不是在一夕之间,就像他一样。朱丽叶不会因洞房花烛的美好而骤然绽放,她会因为生活的琐事,丈夫的惫怠,抚育孩子的操劳而逐渐成熟,成为一个像他的姑母一样美丽却不再能发自内心地微笑的女人。成人们明知如此,却要一而再地如同轮回一般欺骗他们的子孙。

“我不喜欢他。”

他听见朱丽叶的,自己的声音说。

奶妈在身后用毛巾抽打他的后背。

他对朱丽叶的珍视毫无意义。帕里斯,抑或是任何人,她总会离开家成为一位妻子,她的幸福正如提伯尔特一般也无法被自己握在手中。

 

5 尾声

提伯尔特用力地,牢牢地握住那双手。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又看见他的小妹妹长着柔软长发的脑袋靠在自己胸口。

“一切都糟透了。”朱丽叶闷闷地说。

“我知道。”

他们彼此清楚不是在谈论这一天。

 

评论
热度 ( 8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