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席历险记 3(完结)

  匈扎,ES/HC,查看tag鸟HC可见前文。


  自从多年前一位聒噪的音乐家离开后,萨尔茨堡主教宫的夜晚就不再发生一丝错漏和意外,平静安详到近乎乏味的程度。对此,主教宫上至阿科伯爵下至扫地的仆人都感到十分满意。

  ——如果主教本人没有捡回一只比莫扎特还要聒噪的鸟的话。

  尽管多日前那一场小小的意外证明了,席卡内德的神智并没有因为躯体的改变而退化,但一只鹦鹉的口舌可不能像一位剧院经营者一样伶俐。这无疑是极为深重的灾难,因为这不幸的小缺陷意味着当这只可爱的小鸟有什么小小的欲望想要实现的时候——他会用他那并不充足的词汇把身边的人都折腾个遍。而大主教对这只扁毛畜生莫名的宠爱也使得至今...

2018-05-02

珍珠项链

匈,扎主教小段子

他在科洛雷多的床头发现一串珍珠项链。
珍珠是淡淡的橘粉,大小合宜,光滑的面上泛着莹润又柔和的光,用雕着花纹的银扣扣在一起,叫人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这是谁留给您的?”他把那串珍珠扬起来,颇有些不满地叫道。
科洛雷多仍在案前书写他的信件,他远远地看不清莫扎特手里抓着的东西,不得不叹了口气举了烛火过来细瞧。
“我不知道。”他漫不经心地说,把那串项链重又丢回莫扎特手里。
彼时沃尔夫冈还十分年轻,年轻人的心总是火热又狭窄的,不晓得什么境界也不晓得什么分寸。他一想到科洛雷多牵着一位面目模糊的女子,用那些长而灵巧的手指解开项链的搭扣,又解开些别的东西,再做些叫人十分想入非非的事……嫉妒...

2018-04-24

席席历险记 2

糖扎,邵HC,左席席。 ES/HC


  科洛雷多和鸟一齐抬起头来看他。

  “莫扎特,”科洛雷多迟疑了好一会儿,颇为委婉地说,“我知晓你不想听我劝说,可耗到油尽灯枯于你又能有什么好处?听闻你如今的经济状况已经宽和许多,不如先好好疗养一段时间……”

  “我没病!”莫扎特气得大叫,科洛雷多这样拐弯抹角的关心比盛气凌人的指使还叫他不适,“别咒我了!您看不出我好得很吗!我如今可比您要康健得多!”

  科洛雷多叹了口气,小莫扎特倒还是活蹦乱跳,年长的人却是不再有争吵辱骂的心思了。在他看来这恐怕是莫扎特惯常的异想天开,一天恨不得要发作两次,只是这回未免太过离谱。

  “那倒是请你道来,”他...

2018-03-25

席席历险记

糖扎,邵HC,左席席。
作者终于疯了。

  席卡内德失踪了。

  他行事一向放浪随意,消失个把几天再带着抓痕和酒气回来都是家常便饭,起初并没人在意这件事情。可适逢魔笛首演刚刚结束,剧院忙得不可开交。整整三周,无论是酒馆,赌场,还是普拉特公园都找不着他的踪影,终于连莫扎特也有些心忧。然而他消失之前的一切都再正常不过,首演大获成功,一群人快快活活喝得烂醉直到深夜,只除了……

  莫扎特猛然想起来,首演当晚大幕还未落下,席卡内德就凑到他耳边颇为下流地描绘着楼上包厢一位观众那“纤细又优美婀娜的腰肢”,他一抬头,正瞧见希罗尼穆斯·科洛雷多大主教起身离去的背影。

  科洛雷多,他一下恐...

2018-03-17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