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蓝

一条鱼。
微博@鹮流

邪教小片段

邵吼啦x左FJ

“我要结婚了。”他说。
“你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高兴?”他干笑了一声,“我应该高兴吗?幸福的奥地利要结婚了……举国欢庆!只除了我。”
“所以你不喜欢她。”
“你知道不是因为这个。”他尖刻地指出对方的避重就轻,“我喜欢谁并不重要。母亲……母亲决定一切!她只会说,要强硬,要严厉,要坚定……她从不在意我在想什么!没有人在意我在想什么!”
他激动得几乎要失声,于是那黑暗中的客人拿起他的手,轻轻地亲吻他颤抖的指节。
“我是个皇帝,”他疲惫地说,“可一只玩偶也能做得和我一样好。”
“而你总得迈出这第一步,弗朗兹。或者永远做一个漂亮的人偶,直到你断线的那一天。”神秘的客人执着皇帝的手腕倾身向前,那张美丽的脸上扭出一个笑容,颊上像有鳞片一样闪着微光。“为什么不从今天开始呢?做出自己的决定,你才能像个真正的皇帝一样左右世界。”
弗朗兹·约瑟夫没有说话。他早该知道,他的朋友永远只会给出最危险的答案。
可那也是他最渴望的。他慢慢向前靠近,直到能闻见对方衣料与脖颈间的香气。皇帝试图从客人唇上获得一点柔软的安慰,却被一根轻柔的手指抚开了。
“还不到时候,我亲爱的弗朗兹。不管怎么说,我都会去参加你的婚礼。而现在,让我们先去打猎吧。”客人仔细梳理好他乱开的鬓角,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猜我今天得带走一头可爱的鹿。”

正如他所想的,海伦是母亲为他挑选的完美新娘。她乖巧,拘谨,处处合乎礼节——并且了无生趣。
“去吧,现在就去问她!”
奥地利的皇后海伦——她能成为一尊精致的塑像,和他一起窒息在这金丝笼里。
他又听见那些在他耳边窃窃私语的声音。
“她才是这个宫廷里唯一的男人。”
他的朋友站在另一个女孩身后向他微笑。
而他做出了决定。
在他母亲失色的惊叫中,弗朗兹·约瑟夫握住了伊丽莎白的手,他的脸上控制不住地展开一个笑容。

评论
热度 ( 21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