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蓝

一条鱼。
微博@鹮流

席席历险记 2

糖扎,邵HC,左席席。 ES/HC


  科洛雷多和鸟一齐抬起头来看他。

  “莫扎特,”科洛雷多迟疑了好一会儿,颇为委婉地说,“我知晓你不想听我劝说,可耗到油尽灯枯于你又能有什么好处?听闻你如今的经济状况已经宽和许多,不如先好好疗养一段时间……”

  “我没病!”莫扎特气得大叫,科洛雷多这样拐弯抹角的关心比盛气凌人的指使还叫他不适,“别咒我了!您看不出我好得很吗!我如今可比您要康健得多!”

  科洛雷多叹了口气,小莫扎特倒还是活蹦乱跳,年长的人却是不再有争吵辱骂的心思了。在他看来这恐怕是莫扎特惯常的异想天开,一天恨不得要发作两次,只是这回未免太过离谱。

  “那倒是请你道来,”他颇有些无奈地拿指节轻敲桌面,引得小鸟跟着一啄一啄,“一个大活人是怎么变成鸟的?”

  “我不知道,”莫扎特怔住了,“也许是夜后的诅咒什么的……”

  他说不下去了,这话他自己听着都觉得扯淡。

  “若是有剧作家能被自己笔下的人物所诅咒,这倒也是奇闻了。你不妨找人拿来再写一出歌剧,说不定又能大卖。”大主教一点也没把莫扎特的话当那么回事儿,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鹦鹉的脑袋,小鸟又不安分地伸嘴想叨他,被科洛雷多索性一把放倒了挠起痒痒。

  “您、您又……不论如何,我要先把席卡内德带走!”莫扎特耍无赖似地宣布。

  “维也纳就教会了你闯进别人家里抢劫吗?滚出去。”科洛雷多不想再继续这没营养的扯皮。他索性不再理会,放了小鸟自己在架上玩耍,自顾取过案头的文件看了起来。然而既然莫扎特的礼貌毫无长进,这么婉转的逐客令对他自然是不会起效。他一时气结,险些要扑上去和大主教扭打一番,好在阿科伯爵适时回来,让他如愿以偿地在屁股上又挨了一脚。

  他憋着一肚子气在萨尔茨堡找了个地方住下,本以为要拖成一番大战八百回合。没成想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从床上拔了起来召往主教宫,倒是颇有旧日时光的滋味,连大主教脸上的愠色也恍惚和从前一无二致。

  看来科洛雷多的好脾气只是昙花一现,昔日的罪魁祸首毫无自觉地想。

  “就是他。”科洛雷多冷冰冰地说。

  “啥?”

  “埃曼纽尔·席卡内德。”大主教把端端正正站在他大腿上的鸟颠了个趔趄,“一头橘毛,猴屁股脸,穿着身戏服,就是他。”

  “您怎么突然转性相信我的话了?是哪个巫师搅了您的脑子?我要见见他。”

  “你不要再胡闹!我信谁也不会信你的疯言疯语。是他昨晚突然变成人了,咣一下从我书桌上摔下来,闹得整个主教宫都鸡飞狗跳。”

  “还惊扰了大主教更衣!”阿科伯爵愤愤不平地插嘴,看起来恨不得把席卡内德给炖了。

  “什、什么……那他现在怎么又是鸟了?”

  科洛雷多像看傻子一样看他:“当然是因为又变回去了。”

  “您当是在哄小孩儿呢!”莫扎特叫嚷起来,“这样的话谁能相信?”

  主教面上的表情显而易见,就算莫扎特真的是个孩子他也不屑于去哄。

  “不相信就带着你的屁股出去,别在这里烦我。”

  “好吧,”莫扎特气呼呼地拖了把椅子坐下,动作之粗暴让人怀疑他是想用噪声谋杀大主教,“那您倒是告诉我,他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科洛雷多仍然不愿细说,“他什么也不晓得,散了场子回去路上就变成这样了,一头乱飞,叫我给捡了回来。”

  “就这样?”

  “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下流话,你要我给你一一复述?”

  “您这样可什么帮助也没有!”莫扎特抱怨道,“您不是会些巫术,难道就不能想想办法?”

  “巫术!你胡乱污蔑些什么!”大主教尚未发言,阿科伯爵已然听不下去又要来撵他,幸得主教抬眼示意不必同他计较,才叫作曲家的屁股总算幸免于难。

  “那既然您已经相信了,我总可以把他带走了吧?”

  “我昨日已经告诉你了,不行。我既不曾虐待他,也不曾拘留他。你倒是问问他自己想待在哪里?”

  席卡内德却是极为配合地在他膝头上唱起歌来,莫扎特仔细一听,竟然还是帕帕基诺开场的欢快小调。

  捕你自己去吧!莫扎特愤愤地想。

  “你又弄什么……”科洛雷多低下头轻声呵斥,“快下去!蹭我一腿的粉。”

  席卡内德想来只装作没听见,越唱越起劲,越唱越大声。

  眼瞧着自己的好朋友像只宠物一样叫大主教摆弄,莫扎特只觉得难受极了,偏偏席卡内德看起来还乐在其中。想必这巫术不仅叫他的身体变化,还令他的头脑也不太清醒。

  “可是——”他仍想据理力争一番。

  “不论发生了什么,那都是在维也纳,”科洛雷多提高了嗓子宣布,声音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不许反驳,“你不妨回去打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有了头绪再回来也不迟。把他留在我这里照顾可比让你带走可靠得多。”

  莫扎特还想说话,阿科伯爵就在一旁瞪他。他便又转头去瞪席卡内德,席卡内德一脸无辜地扑腾翅膀,把大主教的裤子崴得更脏了。

  于是莫扎特只得匆匆赶回维也纳,路上还在腹诽科洛雷多的种种不是,还是一样的傲慢,真叫人永生难忘。他又想起在主教颈侧看见一丝没掩住的模糊红痕,席卡内德想必是搅了科洛雷多的好事才令他如此生气。啧,一把年纪了还如此不检点……

  只是他倒不曾想过,科洛雷多也是会享鱼水之欢的人。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铜蓝 | Powered by LOFTER